一只小炀雀♂

叉锅si我滴大宝贝。
菘蓝si我滴激情开车对手(什么)
郗妄si我滴骑士先生(名儿也是她起的!)
=雀er/洋子/鹅
主更芥敦,但吃all敦,会产一点x
雷有关芥川除了芥敦以外的所有cp,其他挺杂食的。
扩列私戳!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芥敦】蛀牙

・急速短打,没有质量。

・灵感来自于生活

・一发完,已交往设定

・蛀牙真的好痛苦嘤嘤嘤


中岛敦最近有点牙疼。

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也许是陪小镜花逛美食街的日子一天天加多,口腔里那个没怎么照顾到的小角落越发的疼痛起来。

他本想请假去看个牙医,但本着“现在人手不够还是别因为这种事情就请假了反正又死不了哈哈哈哈”的太宰先生又叒叕翘班自杀去了,中岛敦只得将就着让与谢野医生看一下——现成的医生白用白不用,还能省钱。

芥川不差钱,他缺。

「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来看牙都不把牙刷干净啊,是要我帮你们刷是吗?」

中岛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巨型柴刀,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了不了。」说着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就跑。

开玩笑,自从发现「月下兽」有自愈能力后他便再没怎么进过与谢野晶子的手术室了。

虽然她确实医术了得,但痛也是真的痛。

于是为了防止自己无法步行回家,中岛敦选择自杀。

啊,不是,是忍着牙疼。

 

 

 

 

「你怎么了,被揍了吗。」芥川放下手中的筷子,腾出手想摸摸中岛敦脸上鼓起的一块,却被对方轻轻躲过。

「没,没事!」哇,太近了!

说来有点害羞,其实中岛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颜控。

虽说和芥川在交往,但常年奔波在各地的工作繁忙到让两人牵手拥抱的时间都很少,除了前一阵子乌龙一般的打啵以外,再也没有更深一步的接触。并不是说他们感情淡了,芥川龙之介也很主动地拉近距离,只可惜中岛敦貌似天生对长得好看的人毫无办法。在身为敌人时,他只觉得对方恶劣的脾气和非人的行为实在是白费了那张脸,所以对冲的时候都是用拳头狠狠往脸上打,以防自己手下留情。

但是在一起之后……不,不如说是接受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后,中岛敦就对于那张脸越发的没辙,无论是黑到深邃的眼睛也好,又或是高挺的鼻梁和薄嘴唇,只要对上其中的一样——哪怕是因为生病而惨白的一小块皮肤——都能让自己心跳不已。

所以当芥川察觉有疑,皱着眉头用「罗生门」绑住自己的双手,有凑近一步打算好好观察他的脸时,为了心脏着想中岛敦只得闭着眼大喊:「我有蛀牙所以痛而已啦!」

芥川·从来都好好刷牙·有节制地吃甜食·龙之介歪着头想了两秒,总算是收回「罗生门」还中岛敦一个自由。

「居然会生蛀牙,你还真是弱啊。」

「喂喂喂虽然生蛀牙是我不对但是这和弱又有什么关系啊!」

再说你好歹是我的手下败将,说这种话良心不痛吗?!

中岛敦的话没能讲完,只是因为睁开眼睛时芥川那张帅脸还在自己眼前。脸上的温度……看来是手也没收回去了。

「干……干什么啊……」中岛敦脸一红,偏过头去。心脏扑通扑通的,感觉声音都要顺着自己传到芥川手上去了。「没事的话就快点吃饭啊……」

「有事。」芥川龙之介一把捉住他试图推开自己脑袋的手,下一秒就把唇贴了上去。

「嘭」的一下,中岛敦这下可真的是大脑当机了。被对方握住的手凝在空中,他只能硬生生感受男朋友那条意外笨拙的舌头钻进自己口腔,恶狠狠地横扫一圈之后停留在蛀牙旁。

——然后,轻轻舔了两下。

待中岛敦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擦去自己下巴上残留的口水,中规中矩地继续吧茶泡饭往嘴里塞,好像刚才在别人嘴巴里打劫的不是自己一样。

「人虎,你蛀牙说不定是因为……咳。」芥川用手挡住嘴巴,不动声色地一同遮住脸上的红晕,在中岛敦还是呆愣状态的注视下继续说下去。

「说不定是因为,嘴太甜了。」

————————————————————————————————

中原中也「喂芥川,你好歹和侦探社的小子交往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连句情话都不说。」

芥川龙之介「在下第一次谈恋爱,还请中原先生指点。」

中原中也「偶尔也夸夸他嘛,比如眼睛啊嘴巴啊什么的,能让对方脸红心跳就好了。」

芥川龙之介「在下会努力的。」

 

 

 

 

不,其实只要你凑近就够了❤

评论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