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炀雀♂

叉锅si我滴大宝贝。
菘蓝si我滴激情开车对手(什么)
郗妄si我滴骑士先生(名儿也是她起的!)
=雀er/洋子/鹅
主更芥敦,但吃all敦,会产一点x
雷有关芥川除了芥敦以外的所有cp,其他挺杂食的。
扩列私戳!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芥敦』死前一分半

·瞎几把乱写,一发完。

·临时摸鱼,不要太期待。

·芥→敦

·排版很迷x



     滴答,滴答。




     自己快死了,芥川龙之介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敌方是很棘手的爆炸异能,与瞬间爆炸的那类不同,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看着数字消失更令人感到恐怖的了——当然这并不是代表此刻的不能动弹是害怕导致的,早在走上这条黑色的道路之前芥川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不如说他很庆幸太宰先生给了自己这个选择,至少这样他就没有在那条散发着恶臭的小巷里束手无策地死去。

     虽然此时的处境比当时好不了多少。



     滴答,滴答。




     剩余时间还有一分半,以这种伤势别说是拖着身子回到基地了,就连操控罗生门自尽的力气都没有,唯一能动的两个手指扣住手机按钮——虽说勉强能用,电量也没有多少了,他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怎么办,要打给太宰先生求助吗?人间失格似乎对所有异能都有效。

     不,先别说如今身在何处自己都分不清,就算能够说明白这一点,让太宰先生在这种深夜驾车来这里时间也不够,待他到达后说不定只剩下一堆碎肉块了。

     然后想想,或者是中原先生更靠谱些?
不,叫中原先生来不过是白费时间,即使他速度够快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一现状,顶多是多个人来见证自己的死亡罢了。

     半斤八两的两个人啊,还是尽快变得要好起来吧。




     滴答,滴答。




     那么,给小银?又或是樋口?

     不,这两人知道了也只能干着急。虽然能让自己知道世上还有人牵挂着自己,也不过无济于事。

     像自己这般的野犬,就该像不知如何诞生的那样,悄无声息的死去。



     滴答,滴答。




     如此胡思乱想着,时间已过去了大半。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呢,要不干脆就直接死去好了,能否让他人知道自己的死讯对已死之人来说毫无意义,安静等待脱离痛苦才是他该做的。反正也没有人值得自己这样在意,不是吗?

     不……还是有一个的吧。


    滴答,滴答。




     身体先于大脑一步拨出那人的号码,忙音两声后手机里传来颇带些不耐烦的声音。

    「芥川?什么事。」

     啊啊啊,果然是他。



     费尽最后一点力气把话筒挪到唇边,干涸的喉管无法轻松发出声音,拼尽全力也只能讲出糊涂一声「人虎」。

    「芥川?睡迷糊了吗?」



    滴答,滴答。



     数字倒退的声音像是一根针,不停扎着芥川快失去知觉的大脑,提醒他时间的逼近。

     说啊,快说啊,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说我喜欢你,说对不起。

     说自己快死了,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

     说人生过于不幸,说渴望得到理解。

     说些杂事……不管说什么,快说啊。

     要没时间了。





     滴答,滴答。





    「敦,我要走了。」

    「哈?意味不明,你要去哪里……」

    「约定,算我输了。」芥川打断他的话,深吸一口气后继续说下去。

    「好好跟着太宰先生,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但到时候别让我看见一个白痴一样的老虎。」

    「哈??说白痴也太过分了吧!!!怎么回事啊你到底!」

    「好了,挂了。」

     在手指摁上挂断键的同时,早就破裂的屏幕也化为一片漆黑。

     这下好,就算他打过来我也接不到了。





     滴答,滴答。







     滴——





     在被热浪掀起的前一秒,芥川还在想自己无意漏出的一声「敦」有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被掀起后的一秒却又笑着想他怎么可能知道。

     自己是杀人犯,是伤害他的罪人,是他最讨厌的存在。

     可是,可是就算自己是这样一个无情之人……

     世界开始失去颜色,曲折的线条在眼前胡乱扭动着,让他的脑袋越发不清晰了。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你担心。



     因为,你就是这样一个爱心泛滥的人啊。







    「我不在乎自己是否不幸,只在乎你是否担心。」






end☆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