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炀雀♂

叉锅si我滴大宝贝。
菘蓝si我滴激情开车对手(什么)
郗妄si我滴骑士先生(名儿也是她起的!)
=雀er/洋子/鹅
主更芥敦,但吃all敦,会产一点x
雷有关芥川除了芥敦以外的所有cp,其他挺杂食的。
扩列私戳!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芥敦]怕虫

・灵感来自生活

・陈年旧稿,瞎几把写

・交往设定,ooc注意

・没话讲了x


中岛敦怕虫,这是一个全侦探社都知晓的秘密。

至于为什么会被全侦探社知道嘛……我建议你去问问太宰治,毕竟会在后辈吃饭的时候说人家饭里有蟑螂还吓得后辈饭都掀了的恶劣前辈全横滨也就他一个了——来自被泼了一脸茶泡饭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木田先生。

一开始只是针对于蟑螂的害怕(国木田一度怀疑是太宰治害得后辈留下了心理阴影,声称等对方还完钱就把他送去投胎),再后来是蜘蛛之类的也不行,再后来就连小飞虫都能吓得他大声尖叫,严重的时候还会跳起来就近原则抱住人,完全没有身为「凶兽」的自觉。

总而言之,中岛敦怕虫这个事儿大伙儿都知道,除了常年不见人影一在就偷懒恶作剧的太宰治以外,大家都会尽可能地不让虫子出现在团宠的面前。这一点认识在泉镜花入社之后达到了顶峰,凡是接近中岛敦一米以内的虫子——无论大小胖瘦,一律白雪夜叉处理。

——当然,要在中岛敦发现之前,不然就晚了。

所以当芥川龙之介追到人虎后,泉镜花像个老父亲嫁女儿一样拉住了中岛敦的手,并交到他的手上说:「敦特别怕虫,保护好他,不然我就把你当臭虫处理掉。」

虽然芥川有信心抵挡住夜叉的攻击,但说实话他没有观赏恋人满脸惊恐的恶趣味(并且觉得没法给爱人带来安全感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所以他点点头,郑重的接过男孩的手,决心以后把罗生门训练成灭虫机器。

罗生门:……

再严密的保护也会有疏漏,就像鸡蛋也会有个缝儿。于是在某天单独出任务时,中岛敦看着以不快不慢速度向自己飞来的飞蛾,身体当场僵住,近乎半年没有因为虫子而剧烈跳动过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住负荷,一瞬间中岛敦以为自己要因为心肌梗塞死在这里了。

地点是在小巷,如果要叫出来的话两旁的居民都会被打扰,想抱住人的话——周围貌似只有垃圾桶符合条件,但那样太脏了,会引来苍蝇的。

怎么办,要逃跑吗?还是当场打死?

中岛敦抱住怀里好不容易抓住的猫,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可恶,为什么现在芥川没在啊……

所幸的是,还没等他甩起自己的虎鞭(?),一抹黑色从耳后穿过,将那只肥大的、慢悠悠的、翅膀还是黑白相间的飞蛾钉死在远处的墙上。

在中岛敦的心中,这哪里只是一道罗生门,简直是划破黑暗的一道光!照耀世界温暖人心。

「赶上了,呼……」

听啊!连平日里毫无感情的声音现在都如此动听!

中岛敦眼眶里含着热泪转过头,正巧撞上芥川龙之介的下一句话:

「怕虫还出来接这种任务,你怕不是抖M。」

这话听着就让人很不舒服了,但毕竟算是实话(当然,抖M不是),中岛敦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小声嘟囔着说:「人家虫子好不容易长那么大,就被你这一下戳死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嘛……」

「你怕吗。」芥川龙之介一步一步向他走来——气息还没完全平缓,看样子是一路从任务现场跑过来的。

「……怕。」中岛敦抱紧猫,老老实实回答。过了一会儿,一只还带着些许血腥气息的手覆在自己头上,意外的温暖。

「嗯,所以它死了。」

——————————————————

芥川这小子架打到一半突然就溜了,一边跑一边还喊着「前辈对不起人虎在叫我」,活像个老婆要生了的笨蛋爸爸。话说他连手机都没掏出来,真不知道是怎么感应到侦探社的小鬼头在叫他的。——来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原先生。

芥川:在下有人虎专属雷达。


评论(3)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