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炀雀♂

叉锅si我滴大宝贝。
菘蓝si我滴激情开车对手(什么)
郗妄si我滴骑士先生(名儿也是她起的!)
=雀er/洋子/鹅
主更芥敦,但吃all敦,会产一点x
雷有关芥川除了芥敦以外的所有cp,其他挺杂食的。
扩列私戳!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太敦]死亡是不痛的

・陈年旧稿,有感而发,瞎jb写,没有剧情x

・没话讲了


在一次失败的自杀之后,湿漉漉的太宰治问同样湿漉漉的中岛敦,你害怕死亡吗?

当时中岛敦顾着用衬衫拯救自己的手机,只是匆匆应了一声嗯。

太宰治对于这意料之中的答案没有回应,只是拍了拍中岛敦的脑袋说好了别折腾了,我给你新买一个。

当然,用的是国木田的卡。

待换了身衣服坐在办公桌前时,他才有机会把太宰治刚刚抛给自己的问题好好回忆几番。

中岛敦害怕死亡吗?他想他是不的。

先不说自己在孤儿院那段非人的经历(倒不如说那个时候死掉也许会更轻松些),光是后期和港口黑手党的那些斗智斗勇,按理来说就足以中岛敦去鬼门关溜达个好几回。只是「月下兽」的恢复能力实在强大,小伤能自愈断腿也能长回来,捅个对穿都可以继续站撸几百回,就算真的被炸得体无完肤,这不是还有与谢野晶子在嘛。

所以中岛敦从来不吝啬自己的血液,该见红就见红,不该见红他也能见红,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身体条件多差他都无所谓。

中岛敦曾经也想过一死了之。

但是不敢,不愿。为了反抗院长那番把自己评价地一无是处的言论,他想努力拯救更多和自己一样被困在过去的人。

例如泉镜花、例如蒙哥马利、例如芥川龙之介。

但不包括太宰治。

虽然他也曾从一些流言里听到过太宰先生的过去,也知道他和自己是同一类人。但太宰先生是将自己从独自一人的孤独之中拯救出来的人,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能为无所不能的太宰先生做些什么。所以中岛敦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至少能够减轻周围人负担的事情。

比如说阻止无所不能的太宰先生去自杀。

「太宰先生,死是会痛的吗。」

在又一次将试图跳入东京湾的太宰治拉回岸边时,顶着一头乱毛的中岛敦瘫坐在地上,仰头望向还在评价水质好坏的男人。

「嗯……应该会痛吧。」棕发男人用夸张的手势托住下巴道,「敦君你不是尝过与谢野医生的治疗吗,濒死和死相差不大,濒死的时候敦君觉得痛吗?」

「痛。」回想起柴刀和电锯一起在肉体上切割的触感,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怕的。

多亏了这位医生喜欢半裸救(kan)人,导致中岛敦现在对女性的肉体毫无兴趣,看到时甚至觉得背后一凉,感觉下一秒就要和死亡亲密接触了。

「这辈子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哈哈哈,敦君不要那么夸张嘛。」太宰治大笑着,狠狠揉了两下男孩的头,「虽然我没被与谢野医生砍过,但单按治疗效果来看她不为是个好医生,不是吗。」

中岛敦呆愣着,随后起身拉著太宰治的手,一步一步拉向远离海边的地方。

「诶诶诶?敦君怎么了?」

「回侦探社。」中岛敦回答道,却没有回头,「再呆在这里太宰先生又会跳回海里去吧。」

「哎呀,被发现了吗。」太宰治微笑着,却不带一丝惊讶。他没有挣脱男孩扣住自己的手,反而更用力的握紧了些。

是了,太宰先生拥有「人间失格」,哪怕哪天他真的处于濒死状态,「在侦探社,濒死等于无伤」这条定理也唯独对太宰先生不适用。

所以如果,如果有哪一天,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太宰先生又一次跳入了东京湾,那或许太宰先生就会从这氧化的世界得到真正的解放吧。

「我们回去吧。」

「嗯,回去吧。」

他想,死亡对于太宰先生来说可能是不痛的,毕竟太宰先生那样热爱着自杀,一定是因为死亡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但死亡对于中岛敦来说,大概会很痛。

因为他不能活着,不能再拯救那些和自己一样的人,也会失去一切记忆。

包括太宰治。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