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炀雀♂

叉锅si我滴大宝贝。
菘蓝si我滴激情开车对手(什么)
郗妄si我滴骑士先生(名儿也是她起的!)
=雀er/洋子/鹅
主更芥敦,但吃all敦,会产一点x
雷有关芥川除了芥敦以外的所有cp,其他挺杂食的。
扩列私戳!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狗崽』『星星戒指』(大约是小甜饼)⭐

·小学生文笔,初次投稿
·门夹手是亲身经历,戒指也是,所以目的不明(喂
·大约是两个人不同时空的设定,然后因为崽的爱(等等)狗子就过来了
·以上都是废话:D
·OOC注意
·如果可以的话请♪(・ω・)ノ
     妖狐有一枚戒指,不知是用什么劣等材料做的,上头有镂空的三颗五角星,磕着有些生疼。偏大的指环微微泛黄,勉强能看出最初发光的银色,一看便知不是什么贵重品,但妖狐却成天戴在右手的食指上,片刻不离身。
     妖狐试着在干活时摘下它,放在桌子的明显位置上,以防自己忘记,然而事实证明自己根本忘不掉它。失去戒指的食指隐隐发痒,仿佛被取下的不是戒指而是本应长在上面的肉。也多亏了自己不听话的眼睛,总要去偷偷瞟一眼桌上的银色星星,害得妖狐分心,被三尾姐姐说教,最后只好认命拾起它戴上。
     自妖狐有记忆开始,这枚戒指就已在身边了,他不记得是何时有它的,只记得似乎是一个对他很重要的人,在一个很重要的时刻,将他拉至身边,亲手为他戴上了这枚戒指。
     妖狐好几次在梦中梦见那个人,那人有一头和太阳一般颜色的短发,刘海很长,遮住了眼睛。那人总是背着光,只留下一个黑色的剪影。妖狐看不见他的脸,但总觉得他浑身散发了悲伤的气息,似是马上就要落泪。
     他说『你要一直戴着他,戴很久很久,比我离开的时候还久,一直到我回来为止。』
     他说『现在只能戴在食指上做个代替,等我回来后,会有一个更适合的戒指戴在属于它的位置。』
     他说『等我回来,我们就……』
     后面的话早已没有了记忆,只有那人依旧在张口闭口颤抖着的嘴唇,以及修长手指轻轻磨蹭自己无名指留下的温度和触感。
     一睁眼,饱含磁性的声线似是仍在耳边,却又缥缈淡去。
     脸上热热的,黏黏的,妖狐伸手摸去,竟有些湿。原来不知何时,泪水悄然落下。
     真是奇怪,明明露出一副要哭的样子的是那人,要哭的也应是那人才对,自己却落泪……微凉的手臂覆上双眼,不知为何突然心脏传来了一阵酸气,直冲鼻头。妖狐双手抓住被子,猛的将自己的头埋下去,喉咙发出一阵又一阵无声的呜咽。
     如果可以的话,真想见见那人,看看那双眼睛会不会也如自己一样莫名落泪?
     肿起的双眼隐隐泛红,金色的竖瞳看似是望向窗外,思绪却又飘向远方。
     突然后方传来一阵巨大的推力,坐在椅子上的妖狐险些飞出去,慌忙稳住自己的身体,回神的眼睛看向外面陌生又熟悉的景色——啊,到站了。
     匆忙提起行李,妖狐起身向出口走去,看见即将关闭的车门,情急之下竟用握着手机的右手去拦……
     手掌被压扁的感觉很明显,妖狐甚至觉得骨头都要被折断了。他听见了自己的叫声,听到了身边乘客帮忙阻拦的声音,也听到了司机骂骂咧咧的声音。他没回头,也没对司机回嘴,甚至对陌生乘客的一句道谢都没有,匆匆下车。
     着地的那一刻,手掌的麻痹感才姗姗来迟。貌似是由于手机帮忙挡了一下,增大了受力面积,这才没受更大的创伤,只有食指部分被狠狠地加了一下。
     一同被夹扁的,还有那枚片刻不离身的戒指。
     妖狐提着行李站在马路边,呆呆地看着逐渐泛紫的手掌和变形的戒指。他试着取下戒指,却发现由于变形严重,指环部分狠狠地陷入了肉里,拉扯着皮肉。
     早知道就记下那个司机的姓名了。妖狐这么想着,在戒指的两侧用力,终于取下了扁平的戒指。
     原来带着戒指的食指部分留下了明显的三颗镂空星星的伤口,像是什么印记一样,边缘部分差点要流出血来,妖狐却不着急让它消下去,反而觉得些许的安心。
     也不知道为何安心,就连开始肿起的条状伤口也像是那人留下的纪念一样……当然,回到家后免不了三尾一顿臭骂。
     妖狐笑呵呵的道歉,看着三尾低头为他上药,一头美艳的红发在灯光下竟显得有些苍白。『戒指的主人……』妖狐张了张嘴,终是将嘴边的问题吞下了肚子。
     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不能碰的秘密。
     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秘密。
     妖狐从口袋里掏出不成样子的戒指,三尾接过看了看,试图把它变成原状,最终还是没能成功,只好找出一条红绳,穿过三颗镂空的星星,戴在妖狐的颈上。
     又到了梦中,那人依旧背着光,脸也仍是模糊地看不出形状,但妖狐知道,那人定是倾城的美貌。
     那人伸出手,中指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阳光下闪闪发着光,刺的眼睛生疼。突然垂下一大片阴影,妖狐看见一片有一片的黑色羽毛缓缓飘落,而那人指尖的正是一圈朴实无华的指环。
     他听到他唤他『阿崽。』
     他听到他说『我就快要到了。』
     他听到他笑道『马上我们就能……』
     最后的几个字一如既往的模糊,妖狐隐约看到那人做了几个口型,奈何阳光太过于猛烈,让他一瞬间失去了视觉。
     最后的感觉,是那人温暖的怀抱,和脸上的一凉。
     妖狐迷迷糊糊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床边坐着的一个男子,他穿着白色的狩衣,头发是阳光般温暖的金色,脸庞在床头灯下显得十分柔和,而最吸引妖狐的,是身后那双不属于人类的黑羽。
     妖狐动了一下手,发现自己的右手被合夹在那人的两手之间,隐隐的发着绿光。
     随着疼痛感的逐渐消失,妖狐将视线从手上移开,落在那人的脸上。而那人也放下他的手,为他捻好被角后抬头。
     那张永远模糊不清的面容终于变得清晰,面对那张同想象中一样绝世美颜,妖狐竟感觉有些熟悉,而如天空般晴朗的蓝色眼睛里自己的身影,让他有些想哭。
     那人起身,伏在自己的耳旁,轻轻说了几个词,巨大的黑羽遮住了唯一的亮光,让妖狐看不清他的表情,而这几个词却仿佛有什么魔力,让妖狐一直忍住的泪水直接决堤。
     他说『我回来了。』
     『来和你永远在一起了。』
————————————没有了ପ( ˘ᵕ˘ ) ੭ ☆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