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炀雀♂

叉锅si我滴大宝贝。
菘蓝si我滴激情开车对手(什么)
郗妄si我滴骑士先生(名儿也是她起的!)
=雀er/洋子/鹅
主更芥敦,但吃all敦,会产一点x
雷有关芥川除了芥敦以外的所有cp,其他挺杂食的。
扩列私戳!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av36042657
cos向的小视频,去看看吧wwww
坐等评论弹幕

占tag抱歉
粉丝数到110了!这真是个魔性的数字www
啊没产粮还在涨粉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但暂时又写不出文,怎么办呢?
于是我做了个粗糙的视频,是之前去展子时拍的一些沙雕小视频www
已经投稿b站了,等审核通过就把视频号发出来!!!
就酱紫w

回头看有个小混蛋取关了,果然没更新不锁粉x
@崧蓝还是不想治感冒 带你跑www

这是什么胜出本本!!!!

堆一下自己腿的敦妹!
性转预警⭐
p1长发p2短发(个人比较喜欢这张)
我jio得敦妹就是那种恋爱白痴,属于芥川坦白说「我喜欢你」还会回复「你是不是想打架」的那种人www
p3画了小镜花,用的新画风(那会儿签名还是yokoko)

从电瓶车上摔出去飞出两米远擦地滑行还能瞬起活蹦乱跳
还真是福大命大x

我想改个名儿,改叫炀雀
名儿是骑士先生给起的,我爱她x
虽然她说是本意麻雀,但我觉得朱雀更帅些
飞上天的烈火朱雀!
回来就改!!别忘了我!!!

车已经发了,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张芥川
他真可爱ớ ₃ờ

[芥敦]解除情感纠纷总是要一方先低头

・学园paro

・芥敦已交往设定,F4绝赞同居中

・有一丢丢的太中

・灵感来自于生(zi)活(ji),极速摸鱼

・啊,去他妈的尖锐物品x




「嘶——」男孩猛地深吸一口气,引得在后排补眠的太宰治都探头过来查看情况。

「敦君?怎么了?」

「啊,太宰先生。」中岛敦草草削去最后几块梨皮道,「不小心割到手而已,没关系的。」

「前一阵子不是还被钢笔戳到手了?最近水逆啊敦君你。」

「嗯,可能吧。」比如说现在还和某位吵架了,虽然是单方面而已。

「抱歉,我出去一下!」

「等等敦君!」男人没能成功挽留住他,拦截失败的手将在空中半天,许久后才有些无奈地放回后脑勺,「下节,可是中也的课啊……」

「太宰老师?我们班中岛同学给您添麻烦了吗?」

太宰治摇摇头,本想趴着再睡会儿,但见这问年轻的班主任对自己徒弟(或者自己)颇为上心的样子,只得打起精神继续说下去:

「他啊,可是在和学长交流心得呢。」

「交流学习心得?那么爱学习吗?那位中岛同学。」

男人嘴上应着是啊他可爱学习了,心里默默补上一句:

为了解决一道题,他宁愿跑一栋楼呢。

 

 



芥川龙之介生气了,原因说起来有点幼稚,是中岛敦昨天没等他回家。

听中原中也说,那天回家芥川手是冷的,脸是冷的,表情也是冷的,完全不理会他递来的热毛巾热茶,饭也没吃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了。问了太宰治才知道芥川不相信自己让别人带的话,却也不愿意发信息给他问,硬是在已经入冬的11月在校门口死等到七点,最后要不是被浪完碰巧路过的太宰治撞见,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下去。

中岛敦回家后也觉得过意不去。虽说没法拒绝被小学妹拉去参加聚会了,再怎么的也要亲口和男朋友说一声。芥川龙之介是何人?横滨大学最出名的冷面学长,总是一身黑还让不少人以为是黑手党出身,回答别人问题也不过是三个字:

哦,不,滚。

当然,这个别人不包括太宰治中原中也和中岛敦,若是对同在一屋檐下生活的家人只用三个字回复,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挺厉害的。

芥川对他们是特殊的,对中岛敦可能还要更特殊点。如果对别人是隔离三尺,对家人缩到两寸,那对他芥川恨不得负距离接触。

什么高冷冰山人设,什么黑手党背景,在被爱情淹没的大脑前都是屁话。

中岛敦知道芥川龙之介有多喜欢自己,也知道自己又有多么喜欢芥川龙之介,所以并不希望这种在他看来微不足道的矛盾破坏十几年的感情。

先认错就先认错呗,反正本来就是他的错。

可就算是他敲芥川房门也好,发消息认错也好,这位口口声声说自己已经长大了的「成熟男性」总是摆出一副「我不想听」的样子避而不见。中岛敦只好起个大早试图餐桌堵人,却被太宰治告知芥川早就出门了。

哦,我知道了。话说为什么太宰先生您又在睡沙发?

呀,因为沙发意外的舒服啊,不知不觉就睡着了wwww

还在厨房忙活的中原中也探出头来,一手把围裙扯下来砸在太宰治脸上叫他要不去上班要不去死,另一手把还温热的便当放在中岛敦手上,嘴上不饶人便当却包得漂漂亮亮。

「把你们两个的份放在一起了,如果他不吃就任由他去,别把自己饿着。」

男孩点点头,跟着被一脚踹出门的太宰治一起上了中原中也的百万豪车。路上男人一边把车开成s形走位,一边打哈欠说要不是敦君在车上,他就带着车一起去沉东京湾了。

「中也一定会很生气吧哈哈哈哈。」

生命收到威胁的男孩只是胡乱应两声,抱紧了手中的便当盒。

啊呀啊呀,看来还是没解决呢。

太宰治眯起眼睛,想是不是应该去把芥川打一顿,最后还是决定让年轻人们自己去搞定。

若是这点小事都解决不了,以后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芥川对着放在自己桌上的、印着q版白虎花纹的、明显是自家蠢虎的便当盒挑了挑眉。旁边座位的立原误以为他不高兴,便嚷嚷着要帮大哥解决烦恼。手刚伸向盒子就被早知实情的银用一把美工刀制止。

「别动兄长的便当。」

立原:不敢动,不敢动。

「他怎么说。」芥川把美工刀拔出来收好,语气中难得带了点温柔。

「人虎说他吃过了,让兄长吃了饭后别忘记吃药。」语毕,小姑娘又在口袋里摸摸摸摸了许久,挑出两颗红豆奶糖。

「还有这个也给你。」

芥川接过奶糖,他其实早在昨晚收到中岛敦的道歉时就已经消了气,再怎么说也是个成年人,他知道区区小学妹,有那个意思也肯定没那胆量。就算有那个胆量,也不会被接受。

要知道中岛敦的性取向不弯不直,正是他芥川龙之介。

可芥川还是不怎么想搭理他,可能这就是有恃无恐吧。

给我送饭还不够满足,我连饭后水果都要。

 

 



……结果中岛敦真的给他送来了饭后水果。

重申一下,是刘海劈叉(虽然原来就像狗啃),一手水果刀(没收好)一手梨,食指飙着血(还一路滴)的中岛敦,给他送来了饭后水果(削得还有点垃圾)。

看见芥川了中岛敦也没停下脚步,只是把梨塞进对方的嘴里径直跑开喊道:「削梨翻车了!你先吃着我去洗手间洗——」

他没来得及说完后面的话,身后的芥川一把扯住他的帽子,也不管手上的人会不会因此勒吐,不由分说直接拖进教室。

于是当时在场的所有少年少女们都看见平日里毫无感情波动的芥川龙之介同学顶着一张像是抓到罪犯的严肃表情,身后跟了个拿着刀沾了血疑似杀人犯的隔壁楼中岛敦同学。

额,如果他不叼着梨的话,或许会更严肃些。

「等等芥川我要回去了下一节是中原先生的课……」

「闭嘴。」

芥川银见状又开始在自己宛如多啦○梦口袋的兜兜里掏掏掏掏出酒精棉和创可贴,还没来得及帮忙撕开就被自家兄长一把夺走,取而代之的是一颗咬了一口的梨。

银:?

「敦,坐下。」

「诶?不用了,这点小伤冲一冲就——」

「敦。」芥川又叫了他一次,放在自己肩上的手带有不容拒绝的力度,「我说,坐下。」

芥川龙之介又生气了,这回他气中岛敦不小心,上回就被刀割过一次,明明说好了以后要不叫别人帮忙要不就用削皮器,这下有害得他心疼了。同时又气自己,要不是他硬是假装不原谅中岛敦,蠢虎也不会想着要跑去削梨了。

「午饭吃了吗。」

「吃,了……嘶——!」酒精棉的按压力度又重了些,「吃面包了嘛……」

他就知道,中午那份抵得上三个自己的饭量绝不会是中原中也特地做给他的,更别说里面还出现了各种各样像蚕豆这种(他认为)根本就不能吃的东西。

中岛敦早就坐不住了,处理好一切之后立刻就火烧屁股似的弹起来,喊着死定了死定了中原先生肯定点名了。可惜刚跑出去两步就再次被揪住后颈:

「下午等我,一起走。」

「诶芥川你原谅我啦!」

「没有。」芥川别过脸道,「所以晚上没有茶泡饭。」

「??!你是魔鬼吧!!」

嘴上虽这么说,男孩却是笑着回头跑出去的,还不忘挥挥手大喊下午见。

「下午见。」芥川也挥挥手,嘴角有压不下去的弧度。

立原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两个人貌似上周刚在楼底下打了一架还被太宰老师批评了吧?这是个什么情况?

大哥怎么对那只蠢虎笑了?怎么这会儿就要一起回家共进晚餐了??说好的打得难舍难分这辈子都不会和好的呢??

(傻孩子那叫打情骂俏)

芥川银拍拍他僵硬的肩,望向立原的眼睛里写满了怜悯。

「你觉得我为什么要搬出来住?」





——————————————————————————————

中原中也:小鬼,昨晚睡得好吗。

中岛敦:嗯......好……吗?

芥川龙之介:好。(神清气爽)

睡在地板的太宰治:我一点都不好.jpg












感谢观看❤

无奖竞猜(你tm):太宰治为什么睡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