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ko的永恒哲理♂

我永远爱锅盖头x
真的段子手,假的文手画手,半个coser。
爬墙巨快,吃all受方√
扩列私戳啊!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占tag抱歉
感谢芥敦,过于幸福,螺旋升天,妄图勾搭,是个怂逼(你

[芥敦]怕虫

・灵感来自生活

・陈年旧稿,瞎几把写

・交往设定,ooc注意

・没话讲了x


中岛敦怕虫,这是一个全侦探社都知晓的秘密。

至于为什么会被全侦探社知道嘛……我建议你去问问太宰治,毕竟会在后辈吃饭的时候说人家饭里有蟑螂还吓得后辈饭都掀了的恶劣前辈全横滨也就他一个了——来自被泼了一脸茶泡饭的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国木田先生。

一开始只是针对于蟑螂的害怕(国木田一度怀疑是太宰治害得后辈留下了心理阴影,声称等对方还完钱就把他送去投胎),再后来是蜘蛛之类的也不行,再后来就连小飞虫都能吓得他大声尖叫,严重的时候还会跳起来就近原则抱住人,完全没有身为「凶兽」的自觉。

总而言之,中岛敦怕虫这个事儿大伙儿都知道,除了常年不见人影一在就偷懒恶作剧的太宰治以外,大家都会尽可能地不让虫子出现在团宠的面前。这一点认识在泉镜花入社之后达到了顶峰,凡是接近中岛敦一米以内的虫子——无论大小胖瘦,一律白雪夜叉处理。

——当然,要在中岛敦发现之前,不然就晚了。

所以当芥川龙之介追到人虎后,泉镜花像个老父亲嫁女儿一样拉住了中岛敦的手,并交到他的手上说:「敦特别怕虫,保护好他,不然我就把你当臭虫处理掉。」

虽然芥川有信心抵挡住夜叉的攻击,但说实话他没有观赏恋人满脸惊恐的恶趣味(并且觉得没法给爱人带来安全感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所以他点点头,郑重的接过男孩的手,决心以后把罗生门训练成灭虫机器。

罗生门:……

再严密的保护也会有疏漏,就像鸡蛋也会有个缝儿。于是在某天单独出任务时,中岛敦看着以不快不慢速度向自己飞来的飞蛾,身体当场僵住,近乎半年没有因为虫子而剧烈跳动过的小心脏有点受不住负荷,一瞬间中岛敦以为自己要因为心肌梗塞死在这里了。

地点是在小巷,如果要叫出来的话两旁的居民都会被打扰,想抱住人的话——周围貌似只有垃圾桶符合条件,但那样太脏了,会引来苍蝇的。

怎么办,要逃跑吗?还是当场打死?

中岛敦抱住怀里好不容易抓住的猫,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后者。

可恶,为什么现在芥川没在啊……

所幸的是,还没等他甩起自己的虎鞭(?),一抹黑色从耳后穿过,将那只肥大的、慢悠悠的、翅膀还是黑白相间的飞蛾钉死在远处的墙上。

在中岛敦的心中,这哪里只是一道罗生门,简直是划破黑暗的一道光!照耀世界温暖人心。

「赶上了,呼……」

听啊!连平日里毫无感情的声音现在都如此动听!

中岛敦眼眶里含着热泪转过头,正巧撞上芥川龙之介的下一句话:

「怕虫还出来接这种任务,你怕不是抖M。」

这话听着就让人很不舒服了,但毕竟算是实话(当然,抖M不是),中岛敦也不好反驳什么,只能小声嘟囔着说:「人家虫子好不容易长那么大,就被你这一下戳死了,你的良心不会痛嘛……」

「你怕吗。」芥川龙之介一步一步向他走来——气息还没完全平缓,看样子是一路从任务现场跑过来的。

「……怕。」中岛敦抱紧猫,老老实实回答。过了一会儿,一只还带着些许血腥气息的手覆在自己头上,意外的温暖。

「嗯,所以它死了。」

——————————————————

芥川这小子架打到一半突然就溜了,一边跑一边还喊着「前辈对不起人虎在叫我」,活像个老婆要生了的笨蛋爸爸。话说他连手机都没掏出来,真不知道是怎么感应到侦探社的小鬼头在叫他的。——来自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原先生。

芥川:在下有人虎专属雷达。


冲向更远的彼方,永无止境!
(日语写错了,难过死x)

隔壁班的爆豪同学又来串班了。

与上回抓着绿谷同学大骂不放相反,这回他偷偷地来,悄悄在某人座位上放了块巧克力,平静地像换了个人。

在后排补觉的御茶子:……

「哇爆豪,给人吃的都不给我,看不出来还有柔情的一面嘛。」上鸣电气跳过来搂住爆豪的肩膀,下一秒就被恶狠狠推开。

「喂!后面漂亮的小姐姐!记住这张恶人脸,以后你们班丢东西了就找他!一定是他偷的!」

「啊,对。」难得没化身为暴躁老哥的男孩把巧克力藏好,又顺便帮忙理了理乱糟糟的桌面。「你们班丢了个人,」

「是老子偷的。」

莫名被秀了一脸的御茶子:……


[太敦]死亡是不痛的

・陈年旧稿,有感而发,瞎jb写,没有剧情x

・没话讲了


在一次失败的自杀之后,湿漉漉的太宰治问同样湿漉漉的中岛敦,你害怕死亡吗?

当时中岛敦顾着用衬衫拯救自己的手机,只是匆匆应了一声嗯。

太宰治对于这意料之中的答案没有回应,只是拍了拍中岛敦的脑袋说好了别折腾了,我给你新买一个。

当然,用的是国木田的卡。

待换了身衣服坐在办公桌前时,他才有机会把太宰治刚刚抛给自己的问题好好回忆几番。

中岛敦害怕死亡吗?他想他是不的。

先不说自己在孤儿院那段非人的经历(倒不如说那个时候死掉也许会更轻松些),光是后期和港口黑手党的那些斗智斗勇,按理来说就足以中岛敦去鬼门关溜达个好几回。只是「月下兽」的恢复能力实在强大,小伤能自愈断腿也能长回来,捅个对穿都可以继续站撸几百回,就算真的被炸得体无完肤,这不是还有与谢野晶子在嘛。

所以中岛敦从来不吝啬自己的血液,该见红就见红,不该见红他也能见红,只要能够达到目的,身体条件多差他都无所谓。

中岛敦曾经也想过一死了之。

但是不敢,不愿。为了反抗院长那番把自己评价地一无是处的言论,他想努力拯救更多和自己一样被困在过去的人。

例如泉镜花、例如蒙哥马利、例如芥川龙之介。

但不包括太宰治。

虽然他也曾从一些流言里听到过太宰先生的过去,也知道他和自己是同一类人。但太宰先生是将自己从独自一人的孤独之中拯救出来的人,他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能为无所不能的太宰先生做些什么。所以中岛敦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至少能够减轻周围人负担的事情。

比如说阻止无所不能的太宰先生去自杀。

「太宰先生,死是会痛的吗。」

在又一次将试图跳入东京湾的太宰治拉回岸边时,顶着一头乱毛的中岛敦瘫坐在地上,仰头望向还在评价水质好坏的男人。

「嗯……应该会痛吧。」棕发男人用夸张的手势托住下巴道,「敦君你不是尝过与谢野医生的治疗吗,濒死和死相差不大,濒死的时候敦君觉得痛吗?」

「痛。」回想起柴刀和电锯一起在肉体上切割的触感,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也不知道是冻的还是怕的。

多亏了这位医生喜欢半裸救(kan)人,导致中岛敦现在对女性的肉体毫无兴趣,看到时甚至觉得背后一凉,感觉下一秒就要和死亡亲密接触了。

「这辈子不想尝试第二次了。」

「哈哈哈,敦君不要那么夸张嘛。」太宰治大笑着,狠狠揉了两下男孩的头,「虽然我没被与谢野医生砍过,但单按治疗效果来看她不为是个好医生,不是吗。」

中岛敦呆愣着,随后起身拉著太宰治的手,一步一步拉向远离海边的地方。

「诶诶诶?敦君怎么了?」

「回侦探社。」中岛敦回答道,却没有回头,「再呆在这里太宰先生又会跳回海里去吧。」

「哎呀,被发现了吗。」太宰治微笑着,却不带一丝惊讶。他没有挣脱男孩扣住自己的手,反而更用力的握紧了些。

是了,太宰先生拥有「人间失格」,哪怕哪天他真的处于濒死状态,「在侦探社,濒死等于无伤」这条定理也唯独对太宰先生不适用。

所以如果,如果有哪一天,在所有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太宰先生又一次跳入了东京湾,那或许太宰先生就会从这氧化的世界得到真正的解放吧。

「我们回去吧。」

「嗯,回去吧。」

他想,死亡对于太宰先生来说可能是不痛的,毕竟太宰先生那样热爱着自杀,一定是因为死亡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但死亡对于中岛敦来说,大概会很痛。

因为他不能活着,不能再拯救那些和自己一样的人,也会失去一切记忆。

包括太宰治。


【芥敦】蛀牙

・急速短打,没有质量。

・灵感来自于生活

・一发完,已交往设定

・蛀牙真的好痛苦嘤嘤嘤


中岛敦最近有点牙疼。

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也许是陪小镜花逛美食街的日子一天天加多,口腔里那个没怎么照顾到的小角落越发的疼痛起来。

他本想请假去看个牙医,但本着“现在人手不够还是别因为这种事情就请假了反正又死不了哈哈哈哈”的太宰先生又叒叕翘班自杀去了,中岛敦只得将就着让与谢野医生看一下——现成的医生白用白不用,还能省钱。

芥川不差钱,他缺。

「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来看牙都不把牙刷干净啊,是要我帮你们刷是吗?」

中岛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巨型柴刀,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了不了。」说着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就跑。

开玩笑,自从发现「月下兽」有自愈能力后他便再没怎么进过与谢野晶子的手术室了。

虽然她确实医术了得,但痛也是真的痛。

于是为了防止自己无法步行回家,中岛敦选择自杀。

啊,不是,是忍着牙疼。

 

 

 

 

「你怎么了,被揍了吗。」芥川放下手中的筷子,腾出手想摸摸中岛敦脸上鼓起的一块,却被对方轻轻躲过。

「没,没事!」哇,太近了!

说来有点害羞,其实中岛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颜控。

虽说和芥川在交往,但常年奔波在各地的工作繁忙到让两人牵手拥抱的时间都很少,除了前一阵子乌龙一般的打啵以外,再也没有更深一步的接触。并不是说他们感情淡了,芥川龙之介也很主动地拉近距离,只可惜中岛敦貌似天生对长得好看的人毫无办法。在身为敌人时,他只觉得对方恶劣的脾气和非人的行为实在是白费了那张脸,所以对冲的时候都是用拳头狠狠往脸上打,以防自己手下留情。

但是在一起之后……不,不如说是接受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后,中岛敦就对于那张脸越发的没辙,无论是黑到深邃的眼睛也好,又或是高挺的鼻梁和薄嘴唇,只要对上其中的一样——哪怕是因为生病而惨白的一小块皮肤——都能让自己心跳不已。

所以当芥川察觉有疑,皱着眉头用「罗生门」绑住自己的双手,有凑近一步打算好好观察他的脸时,为了心脏着想中岛敦只得闭着眼大喊:「我有蛀牙所以痛而已啦!」

芥川·从来都好好刷牙·有节制地吃甜食·龙之介歪着头想了两秒,总算是收回「罗生门」还中岛敦一个自由。

「居然会生蛀牙,你还真是弱啊。」

「喂喂喂虽然生蛀牙是我不对但是这和弱又有什么关系啊!」

再说你好歹是我的手下败将,说这种话良心不痛吗?!

中岛敦的话没能讲完,只是因为睁开眼睛时芥川那张帅脸还在自己眼前。脸上的温度……看来是手也没收回去了。

「干……干什么啊……」中岛敦脸一红,偏过头去。心脏扑通扑通的,感觉声音都要顺着自己传到芥川手上去了。「没事的话就快点吃饭啊……」

「有事。」芥川龙之介一把捉住他试图推开自己脑袋的手,下一秒就把唇贴了上去。

「嘭」的一下,中岛敦这下可真的是大脑当机了。被对方握住的手凝在空中,他只能硬生生感受男朋友那条意外笨拙的舌头钻进自己口腔,恶狠狠地横扫一圈之后停留在蛀牙旁。

——然后,轻轻舔了两下。

待中岛敦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擦去自己下巴上残留的口水,中规中矩地继续吧茶泡饭往嘴里塞,好像刚才在别人嘴巴里打劫的不是自己一样。

「人虎,你蛀牙说不定是因为……咳。」芥川用手挡住嘴巴,不动声色地一同遮住脸上的红晕,在中岛敦还是呆愣状态的注视下继续说下去。

「说不定是因为,嘴太甜了。」

————————————————————————————————

中原中也「喂芥川,你好歹和侦探社的小子交往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连句情话都不说。」

芥川龙之介「在下第一次谈恋爱,还请中原先生指点。」

中原中也「偶尔也夸夸他嘛,比如眼睛啊嘴巴啊什么的,能让对方脸红心跳就好了。」

芥川龙之介「在下会努力的。」

 

 

 

 

不,其实只要你凑近就够了❤

一篇作文为啥会有敏感词汇?????

存档

感谢 @郗妄今年六岁半 骑士先生的修改,爱她❤

我真厉害!!居然奶中了设定!!!没被打脸太棒了!!!厚颜无耻 @七创社 爸爸快夸我!(不)

以及帮我发现的小天使骑士! @郗妄今年六岁半 爱你!

『芥敦』死前一分半

·瞎几把乱写,一发完。

·临时摸鱼,不要太期待。

·芥→敦

·排版很迷x



     滴答,滴答。




     自己快死了,芥川龙之介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敌方是很棘手的爆炸异能,与瞬间爆炸的那类不同,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看着数字消失更令人感到恐怖的了——当然这并不是代表此刻的不能动弹是害怕导致的,早在走上这条黑色的道路之前芥川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不如说他很庆幸太宰先生给了自己这个选择,至少这样他就没有在那条散发着恶臭的小巷里束手无策地死去。

     虽然此时的处境比当时好不了多少。



     滴答,滴答。




     剩余时间还有一分半,以这种伤势别说是拖着身子回到基地了,就连操控罗生门自尽的力气都没有,唯一能动的两个手指扣住手机按钮——虽说勉强能用,电量也没有多少了,他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怎么办,要打给太宰先生求助吗?人间失格似乎对所有异能都有效。

     不,先别说如今身在何处自己都分不清,就算能够说明白这一点,让太宰先生在这种深夜驾车来这里时间也不够,待他到达后说不定只剩下一堆碎肉块了。

     然后想想,或者是中原先生更靠谱些?
不,叫中原先生来不过是白费时间,即使他速度够快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一现状,顶多是多个人来见证自己的死亡罢了。

     半斤八两的两个人啊,还是尽快变得要好起来吧。




     滴答,滴答。




     那么,给小银?又或是樋口?

     不,这两人知道了也只能干着急。虽然能让自己知道世上还有人牵挂着自己,也不过无济于事。

     像自己这般的野犬,就该像不知如何诞生的那样,悄无声息的死去。



     滴答,滴答。




     如此胡思乱想着,时间已过去了大半。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呢,要不干脆就直接死去好了,能否让他人知道自己的死讯对已死之人来说毫无意义,安静等待脱离痛苦才是他该做的。反正也没有人值得自己这样在意,不是吗?

     不……还是有一个的吧。


    滴答,滴答。




     身体先于大脑一步拨出那人的号码,忙音两声后手机里传来颇带些不耐烦的声音。

    「芥川?什么事。」

     啊啊啊,果然是他。



     费尽最后一点力气把话筒挪到唇边,干涸的喉管无法轻松发出声音,拼尽全力也只能讲出糊涂一声「人虎」。

    「芥川?睡迷糊了吗?」



    滴答,滴答。



     数字倒退的声音像是一根针,不停扎着芥川快失去知觉的大脑,提醒他时间的逼近。

     说啊,快说啊,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说我喜欢你,说对不起。

     说自己快死了,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

     说人生过于不幸,说渴望得到理解。

     说些杂事……不管说什么,快说啊。

     要没时间了。





     滴答,滴答。





    「敦,我要走了。」

    「哈?意味不明,你要去哪里……」

    「约定,算我输了。」芥川打断他的话,深吸一口气后继续说下去。

    「好好跟着太宰先生,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但到时候别让我看见一个白痴一样的老虎。」

    「哈??说白痴也太过分了吧!!!怎么回事啊你到底!」

    「好了,挂了。」

     在手指摁上挂断键的同时,早就破裂的屏幕也化为一片漆黑。

     这下好,就算他打过来我也接不到了。





     滴答,滴答。







     滴——





     在被热浪掀起的前一秒,芥川还在想自己无意漏出的一声「敦」有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被掀起后的一秒却又笑着想他怎么可能知道。

     自己是杀人犯,是伤害他的罪人,是他最讨厌的存在。

     可是,可是就算自己是这样一个无情之人……

     世界开始失去颜色,曲折的线条在眼前胡乱扭动着,让他的脑袋越发不清晰了。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你担心。



     因为,你就是这样一个爱心泛滥的人啊。







    「我不在乎自己是否不幸,只在乎你是否担心。」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