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koko的永恒哲理♂

我永远爱锅盖头x
真的段子手,假的文手画手,半个coser。
爬墙巨快,吃all受方√
扩列私戳啊!
弧很长,但我还活着<(。_。)>

【芥敦】蛀牙

・急速短打,没有质量。

・灵感来自于生活

・一发完,已交往设定

・蛀牙真的好痛苦嘤嘤嘤


中岛敦最近有点牙疼。

一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也许是陪小镜花逛美食街的日子一天天加多,口腔里那个没怎么照顾到的小角落越发的疼痛起来。

他本想请假去看个牙医,但本着“现在人手不够还是别因为这种事情就请假了反正又死不了哈哈哈哈”的太宰先生又叒叕翘班自杀去了,中岛敦只得将就着让与谢野医生看一下——现成的医生白用白不用,还能省钱。

芥川不差钱,他缺。

「你们一个两个的怎么来看牙都不把牙刷干净啊,是要我帮你们刷是吗?」

中岛敦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巨型柴刀,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不了不了。」说着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就跑。

开玩笑,自从发现「月下兽」有自愈能力后他便再没怎么进过与谢野晶子的手术室了。

虽然她确实医术了得,但痛也是真的痛。

于是为了防止自己无法步行回家,中岛敦选择自杀。

啊,不是,是忍着牙疼。

 

 

 

 

「你怎么了,被揍了吗。」芥川放下手中的筷子,腾出手想摸摸中岛敦脸上鼓起的一块,却被对方轻轻躲过。

「没,没事!」哇,太近了!

说来有点害羞,其实中岛敦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颜控。

虽说和芥川在交往,但常年奔波在各地的工作繁忙到让两人牵手拥抱的时间都很少,除了前一阵子乌龙一般的打啵以外,再也没有更深一步的接触。并不是说他们感情淡了,芥川龙之介也很主动地拉近距离,只可惜中岛敦貌似天生对长得好看的人毫无办法。在身为敌人时,他只觉得对方恶劣的脾气和非人的行为实在是白费了那张脸,所以对冲的时候都是用拳头狠狠往脸上打,以防自己手下留情。

但是在一起之后……不,不如说是接受自己对他的感情之后,中岛敦就对于那张脸越发的没辙,无论是黑到深邃的眼睛也好,又或是高挺的鼻梁和薄嘴唇,只要对上其中的一样——哪怕是因为生病而惨白的一小块皮肤——都能让自己心跳不已。

所以当芥川察觉有疑,皱着眉头用「罗生门」绑住自己的双手,有凑近一步打算好好观察他的脸时,为了心脏着想中岛敦只得闭着眼大喊:「我有蛀牙所以痛而已啦!」

芥川·从来都好好刷牙·有节制地吃甜食·龙之介歪着头想了两秒,总算是收回「罗生门」还中岛敦一个自由。

「居然会生蛀牙,你还真是弱啊。」

「喂喂喂虽然生蛀牙是我不对但是这和弱又有什么关系啊!」

再说你好歹是我的手下败将,说这种话良心不痛吗?!

中岛敦的话没能讲完,只是因为睁开眼睛时芥川那张帅脸还在自己眼前。脸上的温度……看来是手也没收回去了。

「干……干什么啊……」中岛敦脸一红,偏过头去。心脏扑通扑通的,感觉声音都要顺着自己传到芥川手上去了。「没事的话就快点吃饭啊……」

「有事。」芥川龙之介一把捉住他试图推开自己脑袋的手,下一秒就把唇贴了上去。

「嘭」的一下,中岛敦这下可真的是大脑当机了。被对方握住的手凝在空中,他只能硬生生感受男朋友那条意外笨拙的舌头钻进自己口腔,恶狠狠地横扫一圈之后停留在蛀牙旁。

——然后,轻轻舔了两下。

待中岛敦反应过来时,对方已经擦去自己下巴上残留的口水,中规中矩地继续吧茶泡饭往嘴里塞,好像刚才在别人嘴巴里打劫的不是自己一样。

「人虎,你蛀牙说不定是因为……咳。」芥川用手挡住嘴巴,不动声色地一同遮住脸上的红晕,在中岛敦还是呆愣状态的注视下继续说下去。

「说不定是因为,嘴太甜了。」

————————————————————————————————

中原中也「喂芥川,你好歹和侦探社的小子交往有一段时间了,怎么连句情话都不说。」

芥川龙之介「在下第一次谈恋爱,还请中原先生指点。」

中原中也「偶尔也夸夸他嘛,比如眼睛啊嘴巴啊什么的,能让对方脸红心跳就好了。」

芥川龙之介「在下会努力的。」

 

 

 

 

不,其实只要你凑近就够了❤

一篇作文为啥会有敏感词汇?????

存档

感谢 @郗妄今年六岁半 骑士先生的修改,爱她❤

我真厉害!!居然奶中了设定!!!没被打脸太棒了!!!厚颜无耻 @七创社 爸爸快夸我!(不)

以及帮我发现的小天使骑士! @郗妄今年六岁半 爱你!

『芥敦』死前一分半

·瞎几把乱写,一发完。

·临时摸鱼,不要太期待。

·芥→敦

·排版很迷x



     滴答,滴答。




     自己快死了,芥川龙之介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敌方是很棘手的爆炸异能,与瞬间爆炸的那类不同,没有什么比眼睁睁看着数字消失更令人感到恐怖的了——当然这并不是代表此刻的不能动弹是害怕导致的,早在走上这条黑色的道路之前芥川就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倒不如说他很庆幸太宰先生给了自己这个选择,至少这样他就没有在那条散发着恶臭的小巷里束手无策地死去。

     虽然此时的处境比当时好不了多少。



     滴答,滴答。




     剩余时间还有一分半,以这种伤势别说是拖着身子回到基地了,就连操控罗生门自尽的力气都没有,唯一能动的两个手指扣住手机按钮——虽说勉强能用,电量也没有多少了,他必须尽快做出决策。

     怎么办,要打给太宰先生求助吗?人间失格似乎对所有异能都有效。

     不,先别说如今身在何处自己都分不清,就算能够说明白这一点,让太宰先生在这种深夜驾车来这里时间也不够,待他到达后说不定只剩下一堆碎肉块了。

     然后想想,或者是中原先生更靠谱些?
不,叫中原先生来不过是白费时间,即使他速度够快也没有办法解决这一现状,顶多是多个人来见证自己的死亡罢了。

     半斤八两的两个人啊,还是尽快变得要好起来吧。




     滴答,滴答。




     那么,给小银?又或是樋口?

     不,这两人知道了也只能干着急。虽然能让自己知道世上还有人牵挂着自己,也不过无济于事。

     像自己这般的野犬,就该像不知如何诞生的那样,悄无声息的死去。



     滴答,滴答。




     如此胡思乱想着,时间已过去了大半。这下可怎么办才好呢,要不干脆就直接死去好了,能否让他人知道自己的死讯对已死之人来说毫无意义,安静等待脱离痛苦才是他该做的。反正也没有人值得自己这样在意,不是吗?

     不……还是有一个的吧。


    滴答,滴答。




     身体先于大脑一步拨出那人的号码,忙音两声后手机里传来颇带些不耐烦的声音。

    「芥川?什么事。」

     啊啊啊,果然是他。



     费尽最后一点力气把话筒挪到唇边,干涸的喉管无法轻松发出声音,拼尽全力也只能讲出糊涂一声「人虎」。

    「芥川?睡迷糊了吗?」



    滴答,滴答。



     数字倒退的声音像是一根针,不停扎着芥川快失去知觉的大脑,提醒他时间的逼近。

     说啊,快说啊,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说我喜欢你,说对不起。

     说自己快死了,希望他能好好活下去。

     说人生过于不幸,说渴望得到理解。

     说些杂事……不管说什么,快说啊。

     要没时间了。





     滴答,滴答。





    「敦,我要走了。」

    「哈?意味不明,你要去哪里……」

    「约定,算我输了。」芥川打断他的话,深吸一口气后继续说下去。

    「好好跟着太宰先生,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回来,但到时候别让我看见一个白痴一样的老虎。」

    「哈??说白痴也太过分了吧!!!怎么回事啊你到底!」

    「好了,挂了。」

     在手指摁上挂断键的同时,早就破裂的屏幕也化为一片漆黑。

     这下好,就算他打过来我也接不到了。





     滴答,滴答。







     滴——





     在被热浪掀起的前一秒,芥川还在想自己无意漏出的一声「敦」有没有引起对方的怀疑,被掀起后的一秒却又笑着想他怎么可能知道。

     自己是杀人犯,是伤害他的罪人,是他最讨厌的存在。

     可是,可是就算自己是这样一个无情之人……

     世界开始失去颜色,曲折的线条在眼前胡乱扭动着,让他的脑袋越发不清晰了。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想你担心。



     因为,你就是这样一个爱心泛滥的人啊。







    「我不在乎自己是否不幸,只在乎你是否担心。」






end☆

没化妆,只是试穿
小脑斧n连杀x
最后一p死掉的碎发

我的芥川呢???!!!!!

握着可丽饼的敦敦在等谁嘞——
你猜呀!

来自小洛水的友情助攻,我爱她x
成为我的专属色彩吧! @洛水 (闭嘴)
p2是无辜受害的手机线和更受害的我的调色盘。
我心痛x

想着啥时候出一次敦敦吧,仗着自己还没出国嘿嘿嘿

情人节是草莓味的。
衣服是墙头的×2,不打标签就认不出来系列。
在想是开个小号爬墙好还是直接大号爬墙x

给儿子套上墙头的衣服x
墙头是谁你猜啊~

@是郗妄不是希望 永远不变头像的骑士与到处爬墙的我x